【專題】正版Pepe the Frog登陸香江
   於 5個月 之前發表

Responsive image
自六月爆發反修例的示威浪潮,美國漫畫家Matt Furie筆下的Pepe the Frog,突然搖身一變,成為示威者的「吉祥物」,在一眾示威現場亦不難發現其蹤影。近日有聲稱為官方正式授權的香港公司,於中環開設首間期間限定店Pepe the Frog Store(下稱Pepe Store)。惟網上反應毀譽參半,有指吃人血饅頭,更曾一度鬧出版權風波,樂文文具公司曾於社交平台Facebook指自己發售的方為香港有代理授權,又指期間限定店所發售的款式為抄襲。其後網媒《香港01》更有獨家專題報導指香港Pepe的「身世」成疑,更指Pepe商標於香港註冊的公司為中國公司,激發大量網民抵制罷賣,甚至有流傳「裝修」之說,而事實上Pepe Store日前有黑衣人於門外騷擾顧客,及派發疑似具誹謗成份的單張。就事件本記分別訪問Pepe Store及致電樂文文具公司,更特意聘用一名律師,去審視聲稱得到官方授權的Pepe Store的公司文件。
記者:Jeffrey C. Ybanez

2019.12.25

一直深受網民歡迎的Pepe the Frog,於網上有大量二次創作,市面亦有不少周邊產品出售。甚至於反修例的示威浪潮中,變身為如「吉祥物」的存在,遊走於一眾示威現場。於本月二十一日,全港首間期間限定店Pepe the Frog Store登陸中環,公開發售大量周邊產品,包括公仔、棒球帽、錢包及短襪等精品。

然而,香港有同樣有售Pepe產品的樂文文具公司,於本月十七日在社交平台Facebook上發文,指網民可以就Pepe版權問題向海關查詢,聲稱其售賣的所有產品為香港代理授權。又指中環Pepe Store產品為抄襲,更聲稱為「人血饅頭」及「目標就是吸血」。根據《香港01》的獨家專題報導《【獨家】Pepe期間限定店今中環開幕 揭內地公司正申請商標註冊》,一家名為Momo Entertainment的中國公司,正為Pepe青蛙頭像,向香港知識產權署申請商標註冊。

版權問題出現鬧雙胞,又有報導提到有中國企業,激發大批網民聲討中環Pepe Store,抵制罷買,甚至一度傳「裝修」之說。而事實上Pepe Store日前有黑衣人於門外騷擾顧客,及派發疑似具誹謗成份的單張。本記訪問Pepe Store,該店的公關鄧小姐回應記者提問。本記更特意聘用國難五金法律顧問黃天佑律師,同場查?由香港Pepe the Frog Store 提供,聲稱得到官方授權公司文件。

(J:本記 鄧:香港Pepe the Frog Store公關 黃:黃天佑律師)

J:「現在網上有大量對貴店的批評,《香港01》更有篇專題。所以想做一個訪問了解一下,給讀者及大眾知道你們的看法。同時我請來律師來審閱相關文件。」

鄧:「了解。」

J:「根據01的報導,你們聲稱為香港公司,香港企業。可否提出一些證明,因網上現時流傳香港Pepe Store是由中國企業所營運。」

鄧:「有,我們可提供公司註冊及相關文件給你看。但希望你不要公開我們的公司名稱,原因之後再說明。」

經由律師審閱相關文件後,證實公司為香港註冊。

J:「根據01的報導,一家名為Momo Entertainment的中國公司正為Pepe青蛙頭像向香港知識產權署申請商標註冊。首先,你認識這家公司嗎?貴公司跟他們有甚麼關係?」

鄧:「由於當中有保密協議,我只可以這樣跟你說,首先我們需要重申一點,我們是完全獨立的香港公司,亦並非這家公司的旗下公司。我們是直接聯絡原作者Matt Furie後,再經其經理人安排。根據香港法例,我們只是Sub license,故不可以由我方申請商標註冊。是要由真正的版權持有人或其代表,去申請商標註冊。」


根據《香港01》的報導,Momo Entertainment為中國公司,從而於網上引發軒然大波。本記由訪問香港Pepe Store以外的渠道調查所得,Momo Entertainment就有關Pepe the Frog的版權,只負責台港澳、中國及日本等亞洲地區。原作者的經理人公司將全球的版權分拆給數家公司,分別位於美國、英國及中國等不同國家,負責區域內的相關事宜。


J:「那你可否提供相關的文件證明,你們為香港區的代理嗎?」

鄧:「可以。」

經由律師審閱相關文件後:

黃:「由原作者授權的代表公司手中,香港Pepe Store的公司買下了Pepe The Frog於香港的Exclusive(獨家)代理權。當中除了獨家外,還限制為Non –transferable(不可轉讓)及Non-sub- licensable(不可分拆使用權)。」

J:「言即如有人要於香港購入Pepe的產品,必須經由Pepe Store的公司嗎?」

黃:「香港正版的話,是的。」

J:「鄧小姐,就黃律師剛才所說,我理解你們是香港唯一的代理,如果在香港想購入香港正版,只可以由你們那裡購入,而其他的也會是翻版。你認同我這段陳述嗎?」

鄧:「認同。」

J:「版權問題應該問到此處。另一點很多讀者也很關注,就是有指控你們跟U magazine有關,因他們推出的產品跟你們有售的類同。我想問你們之間的關係是甚麼?」

鄧:「沒關係。我們其實已發出過聲明,指跟任何傳媒集團是毫無關係的。」

J:「那你如何解釋同款的問題?」

鄧:「大家如有留意某本雜誌,他們會定期隨刊附贈精品予讀者。如Hello XX,XX twin star等。據我們了解我們跟該雜誌由原作者的經理人公司,取得的圖樣屬同一批次。也是香港區獨有,故跟大家於外國所見的Pepe會有少少分別,這是產品地區化的正常商業運作。

其實只要大家有接觸過卡通的授權生產工序,如日本的小X子、米X老鼠或其他卡通,你也不可以轉其服飾,不可轉其髮型等等,這是卡通角色於商業活動中的限制。所以他們跟我們用上同款圖樣去製作精品,實屬正常。而他們由生產以至宣傳,跟我們亦完全無關,是他們自己一手包辦。」


本記由從事公關工作超過十年的鄭先生口中得知CI(Corporate Identity)是頗煩瑣的事:「基本上,是一整套可使用的圖樣,加上很嚴格的規矩,清楚列明很多限制,如pantone用色、可能放在產品那個位置、大小限制等等,要按足要求去做產品設計,否則會不獲審批。越具知名度的,他們的CI越煩,基本上甚麼也限制了,所以即使很多公司買下其版權來推出產品,也時有款式很類同的情況。」


J:「那即行內叫的CI,有款式圖樣,並清楚列出圖樣的使用限制。你現在說該雜誌由原作者的經理人公司,取得的CI跟你們為同款,而你們沒有跟他們聯營合作,對嗎?」

鄧:「沒錯。」

J:「那就奇怪了,因由一開始訪問時,由黃律師根據文件內容確認的資料,你們是香港唯一的獨家代理。你亦同意在香港的所有正版Pepe均由你們發售,當中的代理權條款清楚列明Exclusive(獨家)、Non-transferable(不可轉讓)及Non-sub- licensable(不可分拆使用權)。現在有香港Pepe的產品隨雜誌附送,你們聲稱跟該雜誌完全沒關係,這不是有矛盾的地方嗎?」

鄧小姐明顯因此問題而有片刻的停頓,未能如早前訪問般快速回答提問。

鄧:「……我們雖然有香港的代理權,亦是香港的唯一代理,當然知情,但那是被知會及沒有否決權。希望你明白身為代理,我們亦有非常多的限制。而且那是超過半年前的事,當時沒有人可預視到會發生的事。我們去年也花了超過半年時間,才於今年初得到香港的代理權,其後又花了數個月才真正可以投入生產。」
Responsive image
J:「就樂文文具公司於其Facebook上曾對你們的指控,包括版權有問題及抄襲。對於此事,你們有何回應?」

鄧:「首先我們已提供文件證明,我們是香港唯一的獨家代理。這其實只要大家致電海關也可以知道,因以我們所知,海關就Pepe相關的產品是有專責人員跟進。大家只要有一個Fact Check的精神,自己打去就可以問到。

對於你說的指控,當然感到無奈。同時間,我們作為香港的代理,其實對所謂翻版及二次創作,我們現時是沒意去打擊。其實自年初得到授權,一直也如此無意去打擊任何二次創作。Pepe本身的意義為Fun(歡樂)、Love(愛)及Peace(和平),但大家也明白Pepe對於香港人心目中還有另一層意義,故此我們一直無意去打擊任何的二次創作或者翻版。」

J:「就海關一事,我想了解多一點。可以詳細一點說你們跟海關的溝通內容嗎?」

鄧:「其實我們身為代理,我們曾經多次被海關查詢,要否就他們所調查得到的疑似侵權產品提告。因根據香港法例,需要由版權持有人或其代理提告侵權。其實很想大家了解清楚一事,在海關的檔案資料中,我們已被證實為香港的唯一獨家代理。大家只要細心回想這麼多月來,並沒有一宗Pepe侵權案的出現,因我們尊重二創。」

J:「就你剛才說你們已被海關視為Pepe於香港唯一獨家代理,能否提供相關證明給黃律師查閱。」

鄧:「可以,我們有電郵往來,但給我點時間去找。」

於電腦中找了片刻,黃律師查?對方提供的電郵內容,確認鄧小姐的陳述無誤,亦得知相關海關專責人員的資料,為一名陳姓男子。

J:「就網上有流傳一家名為KKones的深圳公司為你們於中國的公司,但根據剛才你所提供給黃律師的文件中並沒有相關資料,可否回應一下相關傳聞?」

鄧:「首先!我們跟這家深圳公司是毫!無!關!係!這是完全失實,亂來的指控!(鄧小姐有別之前的提問,明顯較為在意此問題,字字鏗鏘,有力地說出毫無關係四字)

我們事前完全不認識這家公司,直到看到相關流言,我們才得悉及嘗試去了解情況。上網一查後,他們只是一家生產公司,主要生產Games and goods的公司,亦非一家Pepe的授權公司,跟我們完全沒有關係。其實只要你上網Google就找到。」

J:「但該公司曾經於Amazon上發售一款Pepe的產品,故你們是有關的傳聞才甚囂塵上。 」

鄧:「是的,但我們上網所查到的資訊,那是2017年的事,而且現時已下架。如早前所說,我們是2019年年初,才得到香港的代理權的。」

J:「那你們發售的Pepe亦要找生產商,如非深圳那家,那你們可以公開說找了甚麼公司嗎?」

鄧:「可以,我們是找了香港四家的公司及生產商。由他們設計及生產香港區的Pepe產品。」

J:「明白,那來到不少讀者比較關心的問題。正如你說Pepe對於香港人有另一層意義,所以他們也會關心 貴公司的政治立場,簡單說就是黃是藍?」

鄧:「以Pepe品牌來說,並不會有政治表態。Pepe的原意是Fun(歡樂)、Love(愛)及Peace(和平)。我們去年,開始跟原作者的代表公司洽談時,很多人在Telegram及網上用Pepe圖像,很Fun很有趣。故此我們想正式引入Pepe來香港,就是想為香港人帶來一隻得意及帶出那三個元素。那時是反修例風波前,本身Pepe並沒有任何政治取態。

其實我想說,我們連出一個IG,美國那邊(原作者的經理人公司)也要預先審批。他們對品牌的所有細節也很緊張及有監管,基本上我們所有事也要先經他們批准才能成事。」


根據《香港01》的報導「有網民向創作Pepe的漫畫家Matt Furie查詢,該網民表示Pepe已經成為持續示威的抗爭符號,與香港人一起為自由奮戰,希望作者會為Pepe被香港重新定義而高興。Matt回覆道「This is great news,Pepe for the people!(這是好消息,Pepe與民同在!)」,Pepe青蛙也成為支持民主的「自由鬥士」。」本記查證後,該網民名為謝天下的作家,跟Matt Furie是以個人電郵作通訊,Matt當時只屬私下回覆電郵時提的個人意見。但此事被廣泛公開後,Matt的經理人公司要求Matt要小心發表個人意見。而Pepe品牌持有公司及其代理,未曾對香港反修例作出任何表態。


J:「承上題,Pepe對於香港人有另一層意義。你們現在開店,是否覺得因為這個深層意義,將會為你們帶來更可觀的利潤?」

鄧:「一定不是!首先,我們於年初拿到版權的香港區使用權後,並不是馬上可以製作產品及推出市場。我們做正版,由設計、打版、品質控制等生產事宜,跟原作者代表公司的一直的來來回回,需要很長的時間。我們在這過程中,社會上發生了大事。亦影響了我們找店舖的工作,原本說很歡迎我們進場的商場,包括在旺角、銅鑼灣及尖沙咀等的商場亦最終拒絕……」

J插言:「對方有否說明打退堂鼓原因?」


曾任職市場策劃的陳小姐,分享生產一個客戶提供公仔圖樣,要制作及量產一個環保袋的過程,由開始到出貨,需時約四個月:「客戶給圖樣來,我們先要設計產品,一般客人也會要求改最少三次,有時有些比較麻煩的,會改到六七次。那隨時已兩至三個星期,之後定好設計款式,就要找生產商報價,會找三至四家,快則一個星期,慢的兩個。之後就是打版,這個才是真正麻煩位的開始,單是Pantone對色也可以來來回回幾版後,我們自己都滿意才可給客人去看,但客人一般也會要求再打多幾個版,如果客人是香港的,還好,可能一兩個星期就完成,但如果是外國客,要空運過去,三四星期屬正常。之後就是試產,又做QC(品質監控),又是要給客人看成品,又是以星期為單位,這個很看客人可以預算,有錢的當然可以找很好的生產商,而試產也很穩定。但現在很多客人也想以很低的預算來做,那這部份就會花更長時間。之後就是正式生產及安排運輸。所以單是量產一個看似很簡單的環保袋,也要三至四個月才完成。」


鄧:「指我們的產品『太黃』及害怕有大量市民聚集於店舖外。被指『 太黃 』這亦是為何我們不想在此公開我們公司名稱,因想保護公司同事。我們花了很久時間,才找到現時的位置開設期間限定店……」

J插言:「但現時位置在中環,有網民指為何要在如此貴租的地方開店,分明是貴賣下的『人血饅頭』。你如何回應?」

鄧:「其實現在的鋪位完全是朋友的仗義相助,友情借出場地。在此我也想提一下現時的場地VELO6,是一個很有理念的地方。他們致力做一些有趣的事,他們喜歡跟不同的品牌合作。經我跟他們講解後,他們認為Pepe頗有趣,故友情借出這個地方。其實實不相暪,我們沒有交租的。

對了,剛想起,回應剛才為何現在才開店。除了上述原因外,其實我們自己也拖延了一點時間,而面對原作者經理人公司一方的壓力。至於為何他們會施壓,是因我們為香港區的代理,我們每售出一件產品,原作者及其經理人公司將有分成。即是我們過去數月一直沒有作公開發售,他們也是沒有分成的收入。」

J:「我有點在意你剛才說『 我們自己也拖延了一點時間』,身為代理商,你們當日應該已付出過一筆代理費用,加上你們授權後,要設計產品及生產,由售出第一件產品前,其實是一直只有支出而沒收入。按常理來說,理應盡快將產品盡快開售,豈有拖延之理?」

鄧:「唔……唔……唔……因我們團隊都有憂慮,甚麼時候才是一個正確的時機。因大家也清楚之前數月香港的情況,我們考慮是否一個合適的時間,去將Pepe作公開銷售,身為愛香港的香港人,我們很理解當時大家也未必有這樣的心情。是直到早前區選前,社會氣氛沒那麼緊張,加上原作者經理人公司一方的壓力,我們就選擇在聖誕節前,開設期間限定店,讓喜歡Pepe的朋友可以買來過聖誕。美國那邊也很滿意這個安排,因他們很重視聖誕節。」

J:「其實以下的問題,非我個人想問,但我知道有部份讀者是有興趣知道的,你們所賺到的錢,是如何運用?而你剛才也沒有正面回應 『 人血饅頭』,希望你可以解答。」

鄧:「首先,如我早前提到,因我們是正版,根據合約當然要先分給原作者及其經理人公司,而且比例不少。其次公司的營運開支,我們在拿下代理權時,已要付上一筆版權費用……」

J插言:「版權費應該不便透露吧……」

鄧:「是的。」

J:「那換個說法,是一個很微不足道的數字?很可觀的數字?還是天文數字?那個會是比較接近的說法。」

鄧:「是對原作者及其經理人公司,還是大眾而言?」

J:「這樣說吧,對於一個普通香港人來說。按政府早前公佈,現時香港人的入息中位數為一萬八千七百元,就按這個月入人士來說,會認為版權費是很大的數字,甚至是天文數字嗎?」

鄧:「那又未到天文數字,但絕對是很可觀的數字。這佔了我們現時的營運成本很大的比重。還有日常的營運,雖然今次不用租場費用,但之前找設計及生產公司來設計、打版到正式生產,之後的運輸,這些有關產品的成本。還有員工的人工……」

J插言:「你們現時有多少員工?」

鄧:「開店這段時間,我們請了15名臨時工。加上原本團隊,即有二十多名。其實我想說,我們團隊上下,真的很有誠意去引進這個品牌,如果我們只是吃人血饅頭,我們根本不用在店舖上花那麼多心血,你看到很多的裝潢及設計,就只是為了為期四天的期間限定店舖。如我們只是一心吃「人血饅頭」,根本犯不著這樣,去加重成本開支。希望大家明白,我們不止是為了賺錢,而是想帶一個品牌及其代表的意義來到香港。」

J:「是的,店雖小但很有心意。黃律師一來到也忍不住先打卡。(眾笑)那我想問,亦是很實際及很多人關心的問題,會否捐錢?」

鄧:「正如我早前所說,品牌本身不帶政治立場。我們本身港資公司一早已想這樣做,但是以我們自己公司身份。」

本記思考了數秒後,就過去一小時的訪問內容,再追加一條問題:

J:「謝謝接受如此長時間的訪問,最後一條問題,請見諒。作為香港唯一的官方授權的獨家代理公司。被突然其來的網上的中傷,甚至有不少根本已可構成誹謗罪的失實言論。甚至給一個明顯發售侵權產品的公司,點名批評及呼籲市民罷買。繼而有媒體作出一份偏頗及帶風向的報導,最後更激發到有人於店舖外騷擾客人, 又派發與事實不符 的單張呼籲罷賣,導致原本不想再作回應及接受傳媒訪問的你們,接受本記訪問……」

鄧插言:「是到了臨界點了!」

J:「那你有甚麼看法?」

鄧:「由我們一公佈正版來到香港,我們一直受到不少打擊……」

J插言:「打擊是指甚麼?」

鄧:「網上的一些惡意中傷,未經查證的虛假消息,如剛才你提及的KKones,說我們是深圳公司,說我們是中資公司,這些明顯是失實的指控。然後,沒有人去嘗試查證後,就不停轉發。我們整個團隊受著很大的壓力,但又很多事有口難言,有理說不清。

我們很辛苦帶一個品牌來香港,一個很正面,很好玩,很creative的卡通人物,但由公佈消息到現在此刻,也蒙上不白之冤。只有你這位獨立記者,有如此的求真精神,更說會帶同律師來查證,所以我們才接受你的訪問,一方面想還我們一個清白,證明我們是正版正貨,另一方面同時希望可以解除我們同事的壓力。」

J:「其實你還是未有正面回答我的問題,對於一個侵權者的失實指控,你有何看法?應該這樣說,你是迴避了回應一個發售侵權產物的公司的主動狙擊。繼而,你們是否敏感度太低?是否看輕了商場如戰場這句話呢?作為商業運作,我從來未於香港見過正版會被侵權者攻擊,這只是某國才有的笑話吧!我完全明白因你受到很多限制而未能盡言,但你作為一個人!每個人也會有一定立場!即使你現在因品牌限制而要隱藏起來!你現在是被一群自稱黃絲的人所追擊!也總會有感覺!」

本記有意用一連串的追問及語調改變,想引出我想聽到的「真相」。

鄧:「傷心,我是極傷心的……

我…傷心……不是為了…」

鄧眼泛淚光,停頓了片刻,深呼吸後繼續。

「不是為了黃藍之別的爭論,而是大家也沒有求真的精神。在沒有查證過下,就任意轉發失實消息。我可以這樣說,根本是亂來,我真的很失望及傷心。但這只是我個人立場,不代表品牌。」

J:「明白的,但我還是要再追問多一次,你們真的不打算提告?我明白你們尊重二次創作的說法及其意義,但現在是售賣侵權產品的公司主動狙擊,不止令很多網民罷賣,甚至最終有人來到你們店舖外騷擾客人。尊重二創,是否要無限伸延?這會否變成姑息養奸!孔子有云:以直報怨!你們現在不止是不合乎商業世界的運作,根本是違反了香港人的核心價值!法治是我們核心價值之一!你們不提告,是助長了一個犯法行為!」

這次本記嘗試重施故技但無功而回,鄧很冷靜地回應。

鄧:「法治的確是我們的核心價值,但我們團隊深信法律不外乎人情。」

J:「法律不外乎人情,但我所見現在是情大於法。恕我直言,你們太大愛包容……」

鄧插言:「沒錯喔!我們品牌Pepe當中就有Love的意思,另外就是Fun及Peace。我們的確是一個大愛的品牌,我們亦很希望買我們產品的朋友會感受到愛。但正如我之前再三提過的,我們很受制於Matt Furie 代理人那邊。」

回應品牌意義及自認是大愛品牌時,全程神態比較嚴肅的鄧小姐,變得輕鬆及活潑,眼神變得堅定不移及神采飛揚,這可能就是不少網民中說的Pepe魔力吧。本記可能因太長時間集中精神做訪問,而出現的疲累狀態,好像出現幻覺,彷彿看到她身上有一道光,所以我還是盡快結束訪問。

J:「很謝謝你接受訪問。」
Responsive image
電話訪問樂文文具店

本記其後致電樂文文具公司(下稱樂文),指出記者找了律師審閱香港Pepe Store的公司文件,可證明他們是香港獨家代理。本記問樂文會否收回早前對該店的指控,他們稱已修改相關貼文。

本記指出相關 貼文 經過多次修改,現在最新的版本仍然是呼籲市民罷買。其實對方才是正版貨,為何樂文文具公司可以如此狙擊對方?負責人表示該貼文已有段時間沒被修改,需要再去了解。而且他們並非唯一有發貼的人士:「很多網民都有轉發,不止是我們!」本記指出他們跟其他網民的分別,是樂文有售Pepe產品。

樂文再指01也有篇報導,記者反指報導中有清楚指出任何指控嗎?本記再追問,樂文曾聲稱所賣所有產品都是香港有代理授權,請問他們的貨源從何而來?

樂文指他們是由某家公司購入產品,但不願透露公司名稱。記者問供貨者就自稱為授權代理,有否向樂文提供相關的正式文件?負責人支吾以對。

本記說:「你問那一家公司購入,我早就查出來,是XXXX。」對方沒有否認,小記再補多句:「有未經證實消息,有一家公司正向台灣那邊申請授權中,我現在也未查到是否就是XXXX。但現時仍未談好,亦未付代理費,而且即使真的拿下了台灣的代理權,那也是台灣的,而不是香港代理的香港正版貨。」

本記最後想起鄧小姐的大愛精神,之後再跟樂文負責人說:「這樣吧,我知你們是撐手足,你們查一查我就會知道我個人也有很明顯的政治立場。但你們真的是惡人先告狀!撐手足不是免死金牌!你們可以賣貨得那麼久,完全是因為對方大愛!我給個下台階你們,我那兩條問題「會否收回言論」及「貨源問題」,你們再想清楚如何答我。」惟於截稿前仍未有回覆,故將以上電話內容,視為他們的最終回應。

記者:Jeffrey C. Ybanez

2019.12.25


相關文章
買o左樓嘅朋友驚到腳震
   於 2小時 之前發表
入稟高登申請禁制令
   於 2小時 之前發表
前往 高登電腦版